链接

统计信息

  • 日志总数:638篇
  • 评论总数:0条
  • 分类总数:4个
  • 标签总数:8个
  • 友情链接:0个
  • 网站运行:2725天

2018年五月
« 3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现在位置:    首页 > xpj0000 cc > 正文
娇妻太惹火:xpj0000 cc:》完整版免费阅读
xpj0000 cc 娇妻太惹火:xpj0000 cc:》完整版免费阅读已关闭评论

乐乔相亲会上头脑发热,随便抓了个男人闪婚了。“**,不是说好了只婚不爱的吗?”“季太太,我可没说只婚不做……看来你还不是很了解我,来,我们深入了解一下。”男人微笑着把炸毛的女人一点点拆吃入腹。乐乔再次发飙,感情这男人压根不是什么破落户,而是江州最矜贵的男人,第一军少季沉!直到再次被他以霸道的方式堵住了嘴,她才明白,这男人除了骗婚,还要骗心!

江州城最大最静谧奢华的转角咖啡厅里,一个穿着随意,拖着一双人字拖就来相亲的富二代居高临下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子,语气自得地自我介绍着,伴随着他说话的粗粝嗓音,还有他十个手指头上戴着的闪闪发光的金戒指,简直一副暴发户的节奏。

乐乔抚额,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按揉着自己发胀的太阳穴,然后抚了抚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朱先生,你好,我是乐乔。”

猪头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当着乐乔的面开始比较起来,越比较他的眉头皱的越紧,“你怎么和照片上的人不太一样?你不是不戴眼镜的么,还有,你的头发还是披着好看点,你是没有钱买化妆品么,为什么长痘了都不知道去美容院处理一下?对了,我忘记问你了,你的穿着品味一直都是如此?”

乐乔一直在忍,诚然她今天刻意打扮成这么土气的模样就是为了让这个猪头先生看不上自己,她回家也就好交代了,但这猪头自己品味都不怎么样,竟然还敢批评她?

还有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照骗?如果不是关承刚把自己平时的生活照给这个猪头,她能出丑?

“二小姐,你怎么不说话?其实我觉得你的照片这么好看,你的五官底子应该是不错的,回去把眼镜摘了,再去美容院办张卡,顺便去请大师做个造型,还是可以带出门的,你也不必自惭形秽,你放心,钱我有的是,只要你我两家联姻,我一定把你包装得比当红小花旦还要漂亮有气质!”

缓缓抬起眸来,哪怕这双美丽如夜间星辰的眸被老气的眼镜给遮住,可还是能够看到她眸底流光溢彩般的光泽,也是这一瞬,坐在乐乔面前的猪头男呆了呆。

深吸一口气,乐乔浅浅笑道:“不好意思朱先生,你可能是误会了,咱们今天虽然是来相亲的,但相亲这种事情,都是有个你情我愿的,我今天来这里只是想让朱先生看看我的真面目,我实在是不适合朱先生,像我这样没容貌、没品位、没身材的三无女人,我想朱先生肯定是看不上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朱先生能够和我父亲说……”

猪头男突然大声道,两眼放光的看着乐乔,“其实我知道你今天是为了考验我,我看过你的很多照片,你平时是不戴眼镜的对不对?还有,我之前说你是照骗也是考验二小姐你的忍耐力,事实证明二小姐你真的是一个端庄大气的女人,你和我很适合!我觉得你配得上我!”

她可不要成为关承刚生意上的牺牲品,这个猪头男她可是调查过的,典型的一个暴发户富二代,三无男人中的翘楚,自恋癖成狂者中的佼佼者……她会和他结婚?做梦!

正琢磨着该怎么解决这个猪头,乐乔游移的眼神突然定在了刚刚走进咖啡厅的一个男人身上,这个男人仿佛一道天生的聚光灯,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人的眼球,比如此刻,除了乐乔,还有很多人被为他矜贵出众的容貌和气质所惑。

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高大英挺的身材在西装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迷人,再往上看去,那是一张让人见之不忘的脸庞,冷硬的轮廓带着几分莫名悠然的从容和淡漠,比起现在很红的小鲜肉们,这个男人要好看多了,最重要的是,在他这张禁欲的脸上,还隐约浮现着成熟男人的睿智和魅力。

他一步步朝着乐乔这边走来,在他迈开腿时,深蓝色的西裤贴在他的大腿上,隐约可以看到西裤掩盖之下有力的肌肉,这双腿修长、有力,让人见着见着心口就莫名的热了。

乐乔突然揶揄的弯起了嘴角,暗道:这男人若是当明星的话,一定比小鲜肉们吃香,要知道这种满满都是荷尔蒙气息的成熟男人最是魅惑了。

季沉不是没有感觉到乐乔的注视,从他走进这间咖啡厅的那一刻,就有很多视线凝聚在他身上,可他唯一感受到的却是属于乐乔的目光……大胆、赞赏、还有浓浓的揶揄。

相反的,他眯起黑宝石般的眸,视线缓缓落在乐乔的身上,只是一眼,他便看出这个女人是在刻意掩盖自己身上耀眼的光芒,而让她自愿成为蒙尘明珠的原因……他想,和自己应该是一样的。

她站起身来,耳边还响着猪头男自恋的嗓音:“二小姐你放心,只要你嫁给我,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除了两家联姻的好处之外,我还可以带你环游世界,你一定没有去过……二小姐?你去哪里?”

乐乔没搭理猪头男,而是往前走了两步,眸底闪过一抹狡黠,伸出手熟稔的挽住了的季沉的结实有力的手臂,“老公,你来啦?人家等你很久了,今天的相亲真是无趣。”

她一声妩媚动人的“老公”,直接便是让猪头男傻了眼,连向来从容淡定的季沉都是身体一僵。

语罢,她很是无奈的看着一脸愤怒的猪头男,“不好意思啊朱先生,其实我已经结婚了,这次来相亲也是没有办法,我父亲非要让我来走个过场,说是不好得罪了朱家,但是朱先生你放心,今天的事情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这话若是传出去,朱先生您的脸也不好看不是?我一定会告诉我父亲,说是我配不上朱先生您,朱先生您乃是人中龙凤,想要嫁给你的女人一定很多,我这个有夫之妇就不惹您的眼了。”

季沉暗沉的眸光闪烁了一下,随即懒洋洋的看着面前已经气得快要休克的猪头男,“嗯,她的确是个有夫之妇。”

乐乔刻意说刚刚的那一番话不过是为了警告猪头男不要回去乱说话,他是那么自恋的男人,肯定不会把今天这么丢脸的事情说出去的,但这男人干嘛要把“有夫之妇”四个字特意挑出来?

猪头男再也忍不住,低吼一声:“好你个乐乔,你不过是关家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罢了,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还敢耍我?哼,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放完狠话匆匆走人,甚至不敢去看季沉一眼,只因为这个男人的气势实在太过强大,并且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这个男人都是极品,和他比起来……他还不想自惭形秽而死!

打发了猪头男,乐乔连忙松开了季沉的手,她刚松手就被季沉反手握住手腕,“乐乔小姐?不好意思,我刚刚帮了你的忙,但我的……”

他突然顿住,乐乔好奇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他们左侧的咖啡小间里,一个打扮妖艳动人的女子正恶狠狠的盯着他们,半晌,女人拎着包包走到两人面前,尖锐的嗓音显得格外的愤怒,“季沉,原来你已经结婚了,你这个骗子!”

如果有地洞的话,乐乔真的很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利用这个禁欲男神帮自己打发了猪头男,但却破坏了禁欲男神的相亲?

季沉垂眸,目光莫名的看着她,从她挽起自己手臂的那一刻,她身上清新淡雅的香味就萦绕在他的嗅觉范围内,一种莫名温暖的气息包裹着他,让他忍不住想要凑近,再凑近……

她喊自己的名字时,悦耳动听的嗓音比他最喜欢的音乐剧还要让人着迷……性感熨烫的薄唇突然抿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你似乎应该叫我老公。”

“嗯,我知道。”季沉沉声打断了她,拉着她坐在隔间的沙发上,目光暗沉的看着她,继续道:“但是乐乔小姐,因为你的冲动,让我损失了一个可能成为我妻子的对象,我的年纪很大了,也已经相了很多次亲了,如果再不结婚的话,我的人生就会有不可弥补的缺憾,请问……你打算如何赔我?”

在看到乐乔的那一瞬,在她决定利用自己打发她今天的相亲对象的那一刻,季沉心中的计划已然成形。

没错,与其相亲失败,回去继续遭受母亲的碎碎念摧残,不如今天在这里捡一个顺眼的女人结婚,这个聪明的女人一定懂得如何成就一段假婚姻。

被季沉的目光锁定,乐乔第一次感到局促起来,为什么被这个男人如此无奈而又带着几分抱怨的眼神锁定之后,她有种做了伤天害理的恶事的错觉?

“嗯,我没钱没势,只能靠相亲找老婆,家里不知道安排了多少相亲,我今天也是抱着最后一次相亲的心态来的,家里急,我也不想浪费时间了,谁知道……”季沉一副无奈的表情看着她,让她心中的罪恶感越发强烈起来。

“你没钱没势?你是做什么的?”乐乔的脑海中蓦地闪过一道白光,美眸之中闪过一道亮光,这亮光让季沉眯起了深邃的眼。

“我在一家国企上班。”他语气莫名道,“没房没车,日子还算凑合,怎么,莫非乐乔小姐是想赔给我一个妻子?”

乐乔听了这话,重重点头,她点头的刹那,季沉的嘴角分明弯起了一抹浅浅的势在必得,“乐乔小姐不介意我只是一个破落户?”

刚刚那个男人的话里,他已然猜出了她的身份,一个世家小姐,就算只是一个私生女,那也不必嫁给一个破落户,除非……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沉重的大黑框眼镜下的眸子不知道闪过多少道精光,此刻她故作无奈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父亲逼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还是一个风流浪荡子,你刚刚也看到了,如果我真的嫁给了那个猪头,以后我就身处水深火热了,但是你不一样,你需要一个妻子,而我需要一个丈夫,如果我们两个合约结婚……”

“合约结婚?”季沉挑起好看的剑眉,目光灼灼的看着乐乔精致的脸蛋,“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那就是假结婚?”

“没错。”乐乔道,“当然,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只是我没有办法赔给你一个妻子,但我可以赔钱,你不要误会我是想用钱来解决问题,我真的只是……”

这男人就算是个破落户,可周身的气质和他那让人看不见眸底的神情,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看出乐乔的些许迟疑,季沉加重了语气,道:“其实我也并非是一定要结婚不可,但我家里人催得紧,我只有先结婚才能立业,如果乐乔小姐不介意的话,我也是愿意合约结婚的,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天就去领证?”

“不是,带、带了。”关承刚为了让自己嫁给猪头男,可是连户口本都让她带上了,说只要猪头愿意,让她立即拉着猪头去领结婚证。

“既然乐乔小姐带了户口本,那就走吧。”季沉站起身来,规制的西装衬出他身材的卓然,周身的强大气势让人忍不住怀疑他的身份。

然而,此刻的乐乔却是早已没了退路,与其回去被逼嫁给猪头或者羊头,不如和这男人合约结婚?

直到握着刚出炉的结婚证从江州民政局走出来,乐乔才有种脱离了关家的松快,她还来不及感慨两句,手中的结婚证就被身边的男人自然而然的拿了过去,“我来保管吧。”

季沉笑而不语,漆黑深邃的星眸中映出她错愕的神情,莫名的,他心头一动,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子,仿佛这动作做了几千遍般熟稔,“走吧,吃饭去。”

被男人温热而满满都是安全感的大手拉着,乐乔坚硬的心恍然被敲出了一丝裂痕。

下午的阳光并不是很辣,江州的风带着湿润的风情,骄阳明媚,微风暖情,在这个明媚而又风情漫漫的日子里,乐乔把自己嫁了出去,虽然是嫁给了一个破落户,但至少……她不讨厌他,而他……懂得她。

同样的,对于季沉而言,他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头脑发热就结了婚,今天他本是来露个脸就走人的,因为他并不是很喜欢相亲这样把两个陌生男女凑成一对的奇怪活动,但他看到乐乔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谢上天的安排,让他在如此无聊的活动上遇到这个狡黠而又充满了灵气和智慧的女人,也是第一次,他被一个女人如此亲近的挽着手,没有厌恶和不悦,有的只是一股甜甜的香气萦绕心田的舒适和喜悦,那一刻他就决定,合约结婚!

被季沉拉着上了一辆出租车,乐乔不知道,身边这个英挺俊美的男人早已开始织一张以温柔为丝、婚姻为名的网,将她一点点纳入他的世界。

吃完饭,乐乔还不想回关家,她甚至把手机都给关机了,歪着脑袋看着自己新出炉的老公,她笑了笑,“现在回去,还是散散步?”

江州的夜晚很美,站在五指峰上,低头便能看见江州万家灯火,抬眼便能靠近满天繁星。

不过此刻乐乔并未发现什么不对劲,她疑惑地看着季沉,好奇道:“你不是说你没有车吗?”

刚刚他开着的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是哪里来的?那辆车少说也要二十万,这是一个破落户买得起的车?

季沉高深莫测的看着她的眼,知道这个女人聪慧,不好骗,于是道:“这是我家里人帮我买的,其实我的工资不高,只能养活自己。”

“你这样英俊的男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去国企?而且,我看你也不是没有能力的人,为何要埋没自己?”

她看人可是很准的,这个季沉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可他为什么会去国企,只为了那勉强养活他自己的不高的工资?她不信!

季沉也回视着她,“你这样美丽聪慧的女人,明明也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的这么……独特?难道只是因为不想嫁人?”

“这……”乐乔不言,“好吧,我们两个都有秘密,那以后我不问你,你也不要问我,OK?”

“对了,我叫关乐乔,你可以直接叫我乐乔,虽然我们只是合约结婚,但有时候难免需要演个戏什么的,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说着,乐乔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你手机号码是多少?”

闻言,季沉正要点头,突然看见她右边耳垂上的一颗红痣,刚刚还算温和的脸庞突然变得凝重了几分,这是……

交换了电话号码,季沉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既然是结婚,哪怕是合约结婚,我们也应该住在一起,不然被人知道是假结婚,之后还有更多的麻烦要来,你认为呢?”

乐乔正要点头,突然抬眼狐疑的看着季沉,这个陌生的英俊男人虽然不是坏人,没有恶意,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放心,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想这点自制力我还是有的。”季沉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夹杂着几分他自己都听不出来的宠溺。

罢了,一切都还是未知,他只要知道,从今以后不管这个女人是谁,不管他们的结婚的合约持续到什么时候,只要他还是这个女人的丈夫一天,他就一定对会她的一切负责!

看到这个女人的那一眼,他就知道,如果和这个女人上演一场结婚的戏曲,一定会很精彩,她有这个智慧帮自己对付家里的逼婚,而自己也有这个能力还她一座遮风挡雨的城。

触碰到他深邃而又迷人的眼神,乐乔的脸颊微微泛红,她连忙点头,移开了眼神,生怕自己被这男人的成熟魅力和英俊美色给迷惑住。

默默数了十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她干咳一声,严肃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想到现在关家可能已经准备好十大酷刑在等她了,她不由拒绝,“不用了,你送我到碧桂园十字路口就行了。”

季沉盯着她精致白皙的脸蛋,语气带笑,“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是我的老婆,以后不会有人再敢觊觎你的美貌,下次……打扮的漂亮一点儿。”

他不是很爱笑,但每一次笑起来都有种天地光芒都暗淡下去的魔力,乐乔呆呆看着他嘴角和眸底的笑意,正欲点头,他突然将半个身子都倾了过来,温热的呼吸落在乐乔的鼻尖,她甚至来不及惊愕,额头就被他轻轻地吻了一下。

一触即发的分别吻……仿若带电,乐乔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没有逃过,全部酥麻!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这个男人的温柔陷阱的,更加不知道她匆匆下车的时候男人眸底的笑意无限放大,她只知道,这个和自己合约结婚的破落户,是一个调情高手啊调情高手,两人结婚第一天她就被他撩了?

乐乔啊乐乔,你简直太没有出息了,答应赔给他一个妻子的人是你,提出合约结婚的人是你,可说好的只婚不爱,你怎么可以被这男人魅惑了?

如果乐乔知道,她眼里这个破落户压根不是什么破落户,而是整个江州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季沉,她一定会后悔给自己挖了一个又大又深的坑,还喜滋滋的跳下去……

他从不知,好奇一个人的感觉,竟然也可以在一瞬间,因为一个简单放肆、甚至是带着几分试探和调侃的吻而瞬间膨胀到无法言喻的程度。

不知道是在五指峰搂着她的那一刻起,还是在刚刚亲吻她额头时起,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现在的他只觉得乐乔就是他心头的一块肉,一想到她,他就不自觉的感到熨帖而又欢喜。

按下所有的意料之外,以及所有的疑惑,季沉的眸色暗了下来,乐乔……乐乔,不管你是什么人,都将会是我季沉的妻子!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无数个未接来电,还有无数个短信,他英挺的眉不自觉的蹙高,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妈。”

提到结婚,季沉的眉眼缓缓舒展开来,他靠在靠垫上,懒洋洋道:“妈,我和你说过的,我不喜欢相亲,今天能来也是给你面子,现在不小心搞黄了也不是我的错,但是妈你放心,我以后一定给你带一个聪慧漂亮的儿媳妇回去,怎么样?”

“哼,我才不信你呢,你说说你,都已经二十八了,还没结婚,你堂哥的儿子都六岁了,你表哥也结婚了,你表嫂还怀上了,只有你,阿沉,你到底想让妈替你担心到什么时候?”

闻言,淡定如季沉,也忍不住抬手按住紧蹙的眉头,“我保证,一年之内我一定把你儿媳妇带回去,可以吗?”

季沉的母亲文欣儿是知道自己儿子的,他一旦承诺了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也不废话了,叮嘱他早点休息之后就挂了电话。

“季少,在哪里呢?来喝酒啊,好不容易从部队放一次长假出来,怎么都不和哥们聚一聚?”

刚被季沉撩了的乐乔回到关家,刚到别墅大门就看到保安严肃的脸,她缓步走过去,“王叔,我父亲回来了吗?”

保安其实是很喜欢乐乔这个二小姐的,乖巧懂事,又有礼貌,可惜了,是个私生女,不然也不会被关承刚利用,意图牺牲她的幸福。

乐乔深吸一口气,紧紧捏住包包的带子,刚走到客厅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给我跪下!”

美丽的脸庞微微泛白,哪怕此刻她的手背上全都是不甘的青筋,但她还是乖乖跪在了地上。

关家的当家人关承刚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从侧厅走来,身后跟着一身浅紫色家居服的大女儿关果凌,他刚走过来,想也不想就一耳光给乐乔打了过来。

“你这个逆女!”关承刚咬牙切齿的看着跪在面前的乐乔,一字一句道:“我试问这么多年没缺你吃穿,到了家里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你竟然给我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你还是不是我关承刚的女儿?”

她缓缓摘下眼镜,露出一双美丽非常的丹凤眼,眼中是丝毫不掩饰的嘲讽,“父亲,我承认,这二十三年来关家的确是没少我吃穿,但也仅此而已,你从未承认过我是你的女儿,我一直都只是姓关,大家虽然称呼我为二小姐,但父亲你可记得你十八年前是怎么说的?我只是你收养的干女儿而已,既然是干女儿,我为什么要承担关家的所谓使命?难不成父亲的公司只有靠着出卖干女儿的一生幸福才能兴隆?我何时不知,父亲的生意都是靠着联姻来做的了?”

“你……你这个逆女!”关承刚被乐乔一番抢白,气的想要再一次给乐乔一耳光,但是这一次乐乔却是躲开了,她站起身来,精致如画的眉眼满是冷冽与疏远,“父亲,我是你的女儿,哪怕是个私生女,可我也有我的人格和尊严,我不会让自己的幸福被你当做生意上的牺牲品,如果关家必须有一个人要牺牲的话,那也是大姐。她可是关家的公主,既然享受了这份尊荣,那么就要承担起责任来。”

一旁的关果凌闻言,突然眯起了狭长的眸子,诚然关果凌是一个妖艳美丽的女子,周身都是女强人的气息,在上流社会,关果凌就是一朵谁也摘不下的带刺玫瑰,艳丽逼人,却无人能得。

此刻,她蹙起秀眉,盯着面前突然从懦弱不堪变得坚强冷硬的乐乔,“二妹,这二十三年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你平日里唯唯诺诺乖乖巧巧的,谁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却是这么有主见,不过牙尖嘴利可不是什么好事,二妹你和爸爸说话最好还是三思。另外,我和你不一样,我虽然是关家的女儿,享受了关家公主的尊荣,但我也是公司的市场部总监,我有这个能力享受我应得的尊荣,而你呢,二妹?”

乐乔在关家,几乎可以算是一无是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这张脸,关承刚压根想不到她。

本文版权归xpj最值得信赖平台所有,转载引用请完整注明以下信息:
本文作者:admin
本文地址:娇妻太惹火:xpj0000 cc:》完整版免费阅读 | xpj最值得信赖平台

抱歉!评论已关闭.